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
约翰贝曼博士的智慧与治疗师的局限
时间 2011-07-27 14:52:04   来源:诚哲—心理学与生活——博客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0
 他好像随意拿着锤子在墙上到处敲敲,而且似乎敲得也正是地方。
 
贝曼的个案处理过程大多精彩而且享受,他总能很轻松自然地与案主家庭的成员接触和连接,表现出高度的关注,尊重,爱以及始终正向的导向,来增添案主积极的能量;虽然有时的认知探询也会显得枯燥而缺乏生动,但他极其耐心细致、逻辑严密丝丝入扣的认知信念转化技术的应用,娴熟深入的冰山提问技巧,以及对自我及案主冰山层次的把握,直达渴望的探寻,对自我生命力的唤醒与极大的尊重;充分的运用自己等等总能在关键环节和结尾出彩,这都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和启示。治疗师都有自身的局限,他不可能都做正确的事情,也无须具有这样的能力,能承认这一点足够重要。多年的专业训练与实践,让我不会在做个案时情感起伏不定,能共情但大多不会再被卷入,在看似平静之中,随着每天的讲授、训练与个案示范,虽有分神与打岔时刻,但每天都收获不少领悟,每天都有新的启示,每天也有许多的思考与困惑不解,也掌握一些新的技巧与方法,但令我欣喜的是,我对萨提亚模式的治疗思路与灵活的结构化形式日渐清晰。
 
  我不太喜欢公开提问题,却能很专注细致的观察与思考,靠导师的回答,与同学的交流分享以及自己的逻辑推演来获得答案,且往往令人满意。同时我也能全然觉察自己\的体验,让自己始终能保持清醒而独立的意识,专注自然流淌的体验,欣赏理性的光辉和感性的交融。我很少流泪(流泪仅是情感呈现与表达的一种方式),但心在因应与共情,内在畅通而流动,这使得我的认知和情感始终能较好的连接和共振,我常常对自己能达到这一点自我欣赏,同时感恩在我成长过程中帮助过自己的所有生命和资源。我自知并接纳自己的个性特质与有限性/局限---生命有限,知识有限,能力有限---这可以让我达至更多的心平气和。
 
 其实并非我没有困惑与问题,我也未必赞同导师贝曼博士的全部理念和治疗中的过程性方法。我会把问题与质疑详细写出来准备提问,然而这些疑问常常在贝曼回答其他学员的问题时启发了我,让我自己找到答案和不同的解析方法,甚至在更大程度上促使我有新的领悟与收获,比如家庭治疗的创造性,设置以及萨提亚模式的灵魂,活的人性化准则的运用等方面……我始终能够带着恭敬之心,戴着SATIR的侦探帽,去欣赏我可以欣赏的部分,尝试去感谢发乎内心可以感谢的一切,去接纳我仍有质疑的部分,去核查自己是否提出了正确的问题,探寻是否有了正确的答案,但却不是唯一的答案;也去欣赏贝曼博士的智慧,博大,深刻与局限;尽量让自己寻找到问题的不同解析方法,以及可能被掩藏的其他答案。治疗师如果一味去学习模仿"大师"固定的套路和方法,试图寻找问题的一个原因来寻求效果,或者去探询解决问题有唯一的好方法,这将是最大的自我设限。
 
 很感谢贝曼博士开放的灵活与对"边缘状态"的我予以的关注,欣赏与支持,常常感动于贝曼的慈爱与耐性,赞赏贝曼的学者风范与治疗中的智慧,赞赏他很人本主义的风格和始终积极的导向,喜欢他的一致性和幽默的能力。曾与友人Seacy开玩笑说或许在贝曼博士年少时具有熟练“打岔”的应对姿态,所以今天才能转化为如此出色的幽默能力。
 
贝曼博士的个案做得严谨自然又行云流水,浸透着萨提亚模式的灵魂,让我常常联接脑海中存在主义哲学与积极心理学神经网络资源。他好像随意拿着锤子在墙上到处敲敲,而且似乎敲得也正是地方。个案结束后的提问与分享时间,常常会有学员提问:您为什么在这个咨询中没有像那个个案那样做,或者为什么在某个环节上没有那样处理,而要采取这种方式呢?等等问题,一般贝曼博士都会细心地解析。然而令我深受启示而且颇有领悟的回答是:“其实我没做什么不重要,而我做了什么才是重要的!”方法是死的,也可以是活的,而案主却始终是活生生的,我们不能用死的方法去套活生生的人,这是非人性的。
 
   "我的蜡烛点燃了,而你的蜡烛还没有点燃;我会用我生命的蜡烛来点燃你生命的蜡烛,但不是把我生命的蜡烛给你。"贝曼博士给案主的又一个隐喻让我印象深刻。    
Copyright © 2011-2015 Sxl-onlin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48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