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
心意的开放,让我们握手言和—知名家族系统排列师郑立峰专访(下集)
时间 2012-04-26 11:01:48   来源:《心灵成长》杂志   作者:危娜    浏览次数:0

《心灵成长》:
家族系统排列创始人海灵格先生针对两性关系之间的问题,曾经谈到一个关于“爱的收支的观点”——伴侣之间通过大量的付出和接受的交换,传奇sifu来得到心满意足的感觉。
 
但是,在一些宗教或者文化里面却常常说爱是无条件的付出,那么与海灵格所说的通过大量的付出和接受的爱,是否有所冲突的呢?
 
 
郑立峰:
海灵格先生所说的爱的收支平衡并不是那种我给你十块钱家用,你就把家里打扫干净这种表层的交换,海灵格所说的并不完全在这个层面上。
 
而是说,如果我们是夫妻,现在我为你开放我的心灵,那么你呢?你能为我打开多少你的心?这种“爱侣之间的交换与平衡”同时也意味着,我对你开放了多少程度的心,而你则对我开放得更大一些;而我因为你对我的开放度的提升,于是激励我更加对你开放我的心,于是爱侣之间的心灵开放度就越来越大,彼此融合与包容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针对爱的收支法则还有一个诠释是:现在我和你一起结为伴侣了,为了表达爱你——我会付出一些东西,包括物质和精神上的,但是同时我有我自己的原生家庭里的价值观和生活模式,你也有你的。这里有一个关键:我的价值观不是你的价值观。
 
但是,我们在一起,我做出了一个付出,我做出了一个牺牲:我放弃一部分我家里的价值观和生活模式和你在一起,那么你会不会因为我,也放弃一些你的原生家庭的价值观呢?还是你一定要求我按照你的价值观和模式来生活呢?
 
婚姻中大部分的矛盾冲突都发生在:你的价值观和我的不同,但是我们彼此却谁都不愿意做出妥协与让步。
 
所以海灵格说,婚姻是一个亏本生意。因为我要放弃自己从小所建立起来的原生家庭价值观的一部分,这意味着我要放弃自我的一部分,这是我对你的付出,对我们关系的付出。   
 
那么,这个时候你会怎么样?如果你也放弃你的自我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就滋养了我们之间的爱的关系,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新的关系——创造出新的传统、新的良知和新的价值观出来。
 
所以,爱的法则并不是,你给我一个东西,我再还给你一个什么东西。而是,我们对彼此之间心意的开放。
 
 
《心灵成长》:爱的法则意味着我们彼此之间心意的开放。您的表达十分诗意,真是令人赞叹。
 
海灵格曾经谈到在两性关系中,如果一方不停地付出,而另一方只是不停地接收,那么这一段关系是注定要失败的,而且通常都是那个不停接收的人最早提出离开,是这样的吗?但是有一些婚姻专家也会有另外一些论调,例如说在爱的关系里面,只要有一个人愿意付出就可以成功。
 
郑立峰:
所以,这里有两个问题出来:付出与接收的这两个人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是伴侣关系呢?还是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呢?
 
如果是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那么只要单方面地付出就好了,对方并不需要做什么,因为父母对子女的爱是单向的。在生命的传承的这个层面上是父母无条件地给予,孩子只要带着爱来接受。
 
孩子对父母最大的爱与回报就是将父母给我们的生命传下去,这是一种平衡,亲子之间的爱的平衡是传递性。
 
但是,两性之间的爱的平衡是互补式、交流式与对等式。如果只有一方在大量的付出,那么他们其实不是在两性关系之中,而是在亲子关系里面,所以海灵格指的是在两性关系里面,如果收支不平衡关系就会失败了。
 
这里面要有一个很机警的觉知,你要了解到自己现在是在哪一段关系里面?在哪一段游戏的规则。
 
这里面一定需要清晰的理性。我们要将理性与感性整后,并且超越它,形成觉悟的爱,而海灵格教给我们的重点就是——学会觉悟的爱。
 
 
 《心灵成长》:我在您的工作坊中,看到您给予女性学员们爱的资源的部分让我很感动。这是一个女性正在大规模觉醒与崛起的时代,这个您同意吗?那么女性觉醒之后,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事情与挑战是什么呢?
 
郑立峰:
通常女性在获得觉醒与独立意识之后,所做的事情就是不太尊重男性,所以海灵格赶紧在这个时候说:“女权主义想要成功,首先要尊重男性”。
 
以前的中国女性是被压着的,男性的地位高高在上,女性地位被压得太低,在中国文化里,男女事实上是不平等的,整个是男尊女卑。
 
所以一旦女性的地位崛起了,就显得反弹地过于厉害了,并且中国教育中最缺失的一个环节就是——男女之间如何相处?而两性关系如果想要成功,第一法则就是学习如何平等的相处,但是从传统文化到现代教育,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如何在两性关系之中平等的与伴侣和谐相处的智慧。
 
 《心灵成长》所以我想问的是,您的妻子也是独立创业、独撑大局,听说赚得钱比您还多,那你们的伴侣关系是如何平衡的?您在家庭里的位置又是怎样的?
 
郑立峰:
啊,跟老婆相处这是个大问题!(吸了一大口气)有相当多的层面需要去处理,我以男性的观点来讲,在我的心里是十分希望家里的主要财政是由我担起来的,也就是说养家的人是我。
我刚刚结婚的时候,和妻子在财政上是有冲突的,也很难调和的,后来我找了个方法调和。
在我的原生家庭观念里面,我的父母是在财政上各自留一部分,然后另留出一部分来用来养家。但是在她的原生家庭观念里面,是爸爸将所有的钱都给妈妈,也就是说爸爸将收入全给妈妈,然后再由妈妈处理家用和平均分配,所以我和我太太刚开始一起生活的时候,在家庭财政上是有冲突的,甚至是大冲突,后来我想办法调和了。
我怎么调和的呢?我留一点点给自己用(笑),然后收入的大部分都上缴给她。
就算她赚的钱比我多,但我对家庭仍然有一个承担。她虽然不需要我的钱去养家,她自己一个人完全可以搞定,但是这里有一个象征意义:也就是说如果每个月的房租、水电费、她的一些生活杂费是由我来承担的,那么我的心里就踏实了,对于家庭我尽了一份责任,因此我在家庭里显得更有力量。
然后,她赚的钱可以为整个家庭的生活品质过得更好一点而服务,例如说买楼啊、买车啊都是由她来决定的。
所以养家是我承担。但是更高的生活水准:买楼买车是她决定。经过这样的调整,大家心理都平衡了。
 
《心灵成长》:对于海灵格那一句颇受争议的话:两性关系如果要成功的话,女人跟随男人;男人服务女人。您是如何理解的呢?
 
郑立峰:
这又是一个大问题。其实这是一个男女之间如何分工的问题。两性关系如果想要调和的好的话,首先要搞清楚大家的功能是什么?谁是负责家庭主要生存安全的人?在一个家庭里,或者一个家族里,谁拥有保护家庭生存安全的能力,谁就拥有所谓的领导权。
这就如同一个企业一样,对企业生存与发展贡献最大的那个人出来话事。
但是当一个家族给了你话事权、一个企业给了你话事权,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是:拥有话事权的这个人要为系统中其它人的利益而服务。
同样的,女人跟随男人,男人为女人服务,是从夫妻的管理权方面来说事的。
在人类的婚姻传统里面,男性都是负责养家护家的那个人,所以家庭里的话事权给他,会好一些。并且女人几千年来都有着被男人保护的传统记忆,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两性关系之间的集体潜意识了。
 
(家族排列师们通过成千上万个两性关系的排列案例发现这样一个画面:当女人站在男人的左边,也就是当女人作为被保护着的那一方时,对于伴侣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比较放松、比较舒服的位置。)
 
虽然在传统的两性关系模式中,女人处于被保护的位置时,会比较放松。但是现在却是一个创建新的两性关系地图的时代,这是一个动态的、立体的地图——例如说一个男人如果不太喜欢外出工作,但是他很喜欢带孩子,而且带得很好,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我有一个亲身经验的例子:我的一个朋友的妹妹跟一个男人结婚了。那个男人挺富有的,结婚之后,两个人都想考会计师,结果呢?女人考到了,男人没考到,男人说:“我对这个没兴趣,考两次都考不到就算了,我回家带孩子吧。”
如果那个女人说:“那好啊,你带孩子,我去工作,也挺好啊。”
但是问题就出现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面,例如说男人已经太习惯由我来做主的位置了,于是我一定要有力量来养家!因为,这个位置等同于男性的尊严。有时候让男性去做另外一个角色,他常常会调整不过来。(女性有时候也会调整不过来。)
是啊,因为在女性的传统意识里面,会有一个潜在模式:如果我要跟一个男人结婚的话,那么这男人必须能养我,必须比我强。
 
《心灵成长》:所以,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现在要有新的两性关系的学习,因为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郑立峰:
是的,现在男女之间的事情比以前复杂多了。
这个时候女人就要学习区分了,究竟我要坐的是家庭中的什么位置?如果我要做一个女强人的话,那么我不仅要学会承担家庭中的主要责任(养家)拥有家庭中的主要话事权,同时我还要有一个意识——那就是真诚地服务于我的另一半——男性,这是关键所在。(啊,这个真是太新颖了,在这种新的两性关系模型中,女人应该怎么样服务于男人呢?)
当一个女人要服务一个男人的时候,那么她的做法、想法和方向要符合他的意愿、他的需要,所以女人要更了解男人。
你看看,女人在传统观念上好像不如男人有地位,好像家庭里的管理权、话事权都给了男人。但是女人因此也得到了许多特权呀,例如说:女性们不用担心外在竞争啊,事业压力啊,男人有义务要保护女性啊、男人天生就要比女人强啊、男人不帮女人谁帮女人啊、女人如果受委屈了男人就要出头……
这些都是女性的特权啊,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时代已经给了女人做强女人的资源的时候,女人还是跟随着传统价值观仍然在向男人要求特权:她又要男人跟随她、听她的、由她做主,同时又要男人服务于她。
当一个女人主权、特权全都想要时,这个两性关系的天平就完全被打破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女强人都搞不好婚姻关系的原因。
因为强女人两样都想要。而完全不考虑另外一方的感受;女人们要记得,在你得到主权的时候,你需要放弃一部分特权。这是大事,不是小事。
 
 
《心灵成长》:您上面所谈的关于女性的主权和特权的话题真的十分有价值,特别是对于这个强女人越来越多的时代。女性应该要变得更有觉知才能平衡。
 
郑立峰:
对啊。现在都成了女强人,那么老公怎么自处?现在是一部分男性变成了弱势群体了(笑),男性如何自处是个大问题。中国过去是过于男尊女卑、过于重男轻女;现在物极必反,反弹回来女人越来越强势,把男人逼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其实就算是在传统的旧时代,男人有时候虽然看上去比较强,但是心里对女性都是很内疚的,所以现在女性地位提高了,男人们都乐于将主权拱手让出去:你做吧,你做什么都随你,我都允许你。但是如果男性力量出不来,女人也不会觉得自己像个女人。
在这个时代,男人们在思维上也面临着一个挑战与转变,要对自己说:“好啊,现在时代变了,我愿意执行家庭中另外的角色,特别是当我也喜欢和适合这一角色的时候,也许在家庭里我已经不站主导地位了,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一个男人!在内心之中,对自己依然充满了价值感。”
 
《心灵成长》
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堕胎的。在许多家庭系统排列的个案中,都清晰地呈现出女人因为堕胎事件所承受的罪恶感与心理压力。我的问题是,男人与女人是堕胎事件的共同参与者与责任人,但是在承担后果方面,女性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承受得比男性要多得多。我觉得这并不公平。
 
郑立峰:
是的,这是不公平,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这正说明了在孕育生命这一方面来说,女性要比男性重要得多,有价值得多。
虽然男性与女性共同创造了生命,但是孕育生命的是女性。女性很重要,这同时也意味着在孕育生命这个部分,女性所背负的责任也重得多。所以说当一个人的位置越重要,责任也就越大。
对堕胎事件的反思与承认,最终是让我们觉知到对生命的尊重,这是一个人类的伦理良知,我们不能因为现在科技和医学发达了,就随意地处置生命,就轻率地牺牲了可能的孩子的生命,以保持自以为是的自由,这是最关键的人性伦理。
我们从许多系统排列的案例中都可以看到,当事人哪怕否认、逃避堕胎所造成的罪恶感,她们的心灵还是会将她们带回来去看真相:这些罪恶感会让她进入不了新的关系,或者与伴侣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冰冷……
无论堕胎的理由如何,改变不了的一个事实是,你牺牲了一个生命。只有面对真相,才能带来解脱,在面对堕胎事件时,可以真心诚意地说出这句话:“我牺牲了你”。以及最重要的一句:“现在我心里有你的位置。”
系统排列里面讲的是人类心灵层面的痛苦、心灵层面的爱,在这样的基础之下,让我们来发掘人类的伦理关系是什么?真正的伦理关系是什么?
而这是人类的根。这是人性的尊严。
  所以海灵格的系统排列讲的是人类的心灵伦理法则,我们将这个称之为爱的秩序。
Copyright © 2011-2015 Sxl-onlin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48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