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
从盲目的爱到觉醒的爱——知名家族系统排列师郑立峰专访(上集)
时间 2012-04-27 16:44:39   来源:《心灵成长》   作者:危娜    浏览次数:0
三年前,在香港见到郑立峰是因为他举办了家族系统排列创始人海灵格的课程,他几乎没有做任何推广与宣传,但我们这些被海灵格和系统排列所吸引的人们,传奇sifu像头顶上安装了雷达系统一样,全都收到感应,蜂拥而至,居然有三四百人之多。
当我坐入家族系统排列会场的位置之中,发现前后左右转过来的笑脸全是熟悉的面容,我把头埋在椅背后,笑个不停。我们事先绝对没有约好过,但是却不约而同地从祖国的大江南北聚到了香港这个弹丸之地。
再次见到郑立峰,他已经是横跨香港与内地的知名系统排列治疗师了。我约了他在海边做访谈,宛如故人重逢亲切无比。
       \ 当我打开录音笔,正准备要提第一个问题时,停驻在海边的一艘大海轮突然发出了一声浑厚而嘹亮的鸣笛声,所以第一个问题变成了,呜————启航了。
 
 
《心灵成长》:
您走上家族系统排列治疗师的这条道路,是否因为您是这一治疗手法的受益者?
 
郑立峰:
肯定是的。受益的主要是两大方面:一、以前我与父母的关系很差。尤其是跟妈妈的关系很差。所以,我的第一次排列就是处理我与妈妈的关系。
在系统排列工作坊中,当我处理完与妈妈的关系之后,我明显地感觉到我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
受益的第二方面是,我曾经在亲密关系上总是很难长久,在我还没有遇到我现在的太太的时候,我交往过好几个女朋友,但是没有一个长久的。
那个时候,我与女性的关系总是很难靠近。要么是她喜欢我,而我不喜欢她;要么就是我喜欢她,她又不喜欢我。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我钟意她,但她不喜欢我。总是在单恋。
但是在系统排列处理过我与母亲的关系之后,我就认识了我现在的太太,我们认识十几天之后就结婚了,可以说是闪婚。
 
 
《心灵成长》
那个时候您正是三十多岁的年龄,中国人常说“成家立业”,既然成家了,也应该开始立业了吧。
 
郑立峰:
你说得很对,就在我结婚的那一年,我开始决定出来全职做家族系统排列,也意味着我开始创立自己的事业。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虽然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德国学习家族系统排列有差不多四五年的时间了。有一天,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请海灵格来香港开工作坊?你可以举办他的课程啊。
我一听到这个提议,心马上就跳得很厉害,很兴奋,但是我头脑中又想,请海灵格来的机会不大哦。因为我只见过他几面而已,而且我只有他的电子邮箱。
但是,当晚我马上给他发了电子邮件,邀请他来香港讲课。居然第二天,我就收到他的回件说:“我来。”
他抽了两天来香港,他把两天的时间给了我。
 
《心灵成长》:
三年前(2006年)的那一次香港家族系统排列盛会,我当时也去了。我到了会场一看,很吃惊,没有想到居然来了那么多人。但是更令我感动的是,在课程结束的时候,你请你的父母还有妻子一同上台致谢的那一幕。
 
郑立峰:
海灵格的课程结束之后,我把我的父母还有妻子也邀请到了台上,就在那一刻我认知到原来我的事业是由我的原生家庭中的父母、还有我的妻子同时支持我的。
 而在这之前,他们完全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也不了解什么是做系统排列,我没有告诉他们,就是怕他们不接受,就是怕违反他们的价值观和标准,后来我觉得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当我带着对父母的尊重,将我所热爱的事业介绍给他们时,我同时也收到了父母对我的事业的大接纳与大肯定。
这归功一个人——我妻子。她鼓励我,所以我的妻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除了那些我与之学习的大师们,我的妻子也是我生命中的大师。
 
 
《心灵成长》:家族系统排列事实上也是个人生命与家族系统的一个整合的过程,但这其中也面临着非常多的冲突与挣扎,新一代人和上一代人之间、孩子与父母之间因为成长背景与价值观的不同,而造成的痛苦和悲剧,几乎充斥着每一个时代。
 
那么您又是如何完成这一整合的过程,您的经验是?
 
郑立峰:
我的生命成长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冲突开始,那时我读大学选志愿,我父亲说读医科吧,因为在我的父亲的认知里,当医生能拥有最大的职业保障,但是其实我心里最喜欢的是中国历史,中学时代,我就读完了《史记》、《商鞅书》、《孙膑兵法》、《九书》等历史书籍,可是如果选历史系肯定是不行,因为以后不好找工作,我老爸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折中了一下,选了工商企业管理,然而,我内心深处依然喜欢着中国历史中的政治、军事和哲学。
 
所以,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整个社会现象,我们会发现新一代人与旧一代人之间因为良知与价值观不同而产生的冲突,因为两代人所经历的东西不一样,新一代人没有经历过战争与文化动乱,而旧一代人曾经的伤痛记忆还在。
 
父母想让你做企业家,想让你做医生,想让你功成名就,而孩子说,我的人生使命不是这样的哦。我想做一个志愿者、慈善家、艺术家,这样可以帮助更多人,然后父亲会对孩子说:“你不听话就不要做我的孩子,给我离开这个家!”
 
你怎么选择?你马上被卡住,你的内心状态能不倍受冲击吗?一方面是我的使命,我的感受,与我的良知标准,但是却与父母们的标准不一样,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
 
所以,如何调和这两者之间差异,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课题。
 
《心灵成长》: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许多年龄在三十多岁的人开始走进心灵成长的课堂来寻求解决之道。因为这个年龄阶段正是新一代人成为社会中流砥柱的年龄,也正是与上一代人的意识形态短兵相接的时候,于是冲击与困惑都来了。
 
郑立峰:
正是,新一代的人一旦到达他人生的某一个阶段,就是30-35岁,他就会面临着某种程度的困惑。以前只是靠年轻的生命力冲出来的,比如爸爸妈妈不要我做什么我就偏要做什么。我要拥有我自己的能力、我靠自己的想法、我就要去创造什么,我就冲上去,错了又怎么样!
 
例如说,现在新一代80后、90后有自己的新个人主义,新的价值观,但是他们的爸爸妈妈会怎么说呢?毕业之后找一份好工作,找个铁饭碗。
 
这就马上起了冲突。这种冲突,在各个系统中都会发生,例如在学校系统中,一些年轻的教师们学习了新式的教育方法,想把这种教育方法带入旧有的体系里面,已改良旧体制。
 
但是,这种改革所面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旧有体系的冲突,虽然明知道这种新式教育方法对孩子更好,但校长一句话:“这些东西是外来的,我们不理解,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你们还是先不要搞了吧。”这就起了冲突,这个时候,你还实不实行你理想?你还推不推介新的方法?
 
当然,还有一种人是反过来的,父母们要我做什么,我就做吧,按他们的老路走吧,这样比较安全、比较有保障。但是这种人呢又会走入没有创造力、丧失生命力这个死胡同里面去。
 
所以,通常三十到三十五岁的人特别容易走进成长型课堂里面寻求帮助,因为他们不仅仅面临着与自己父母的冲突,一旦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则将面临着双重冲突。
 
他们忽然开始觉知到——代与代之间的冲突、良知与良知的冲突,但是却不知应该怎么调和。
 
 
《心灵成长》:守旧派与革新派之间冲突。这在人类的历史上,无论是在家族领域、文化领域、还是政治领域,这幕好戏已经被上演了五千年了。
 
郑立峰:
所以我们内心的冲突、家庭的冲突、学校的冲突、公司的冲突,再扩展到社会各层面的冲突,再放大到国家民族的冲突都可以用一套最根本的东西去看,海灵格把这种冲突提炼到最根本的一点——良知的冲突。
 
而这就是海灵格最独特的贡献。
 
各种不同层面的良知的冲突,新的系统跟旧的系统的良知的冲突、新的群体跟旧的群体的良知的冲突,包括战争,那是最大人类良知的冲突的总爆发。
 
 
《心灵成长》:那么当人们拥有了这种认知之后,我们能在这种良知的冲突之中做些什么呢?我们能够平衡的部分将是什么呢?
 
郑立峰:
你所问的是最难的地方。如果我们要问怎么样去调和良知之间的冲突,首先要了解的是良知的背后是什么?
 
良知的背后有两大东西在运作,良知通常是维护一个群体的生存:如何能够活下来?一个群体常常要付出无数次惨重的代价才发现,如果要生存下来:符合一个标准是比较容易活下来,但是生存之后又会产生另外一个部分的良知:活下来是为了什么?
 
当开始追问这个问题了,也就意味着这个群体开始了对意义的追寻。然而由于曾经为了生存所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以至于“如何能够活下来”这一标准成了一个不容更改的教条,而与另外一个部分的良知:“活着的意义”产生了冲突。
 
于是海灵格提出了一个平衡点:良知的背后全是爱。
 
例如说,我服从父母的命令,我不去追求自己的天赋使命,为了维护家族群体的良知,我心里虽然不好受,但我依然选择放弃自己的新价值,这个在排列里被称之为盲目的爱,虽然盲目,但是这一举动,还是被海灵格称之为爱的体现。
 
但是,同时海灵格也说,盲目的爱虽然符合了群体的标准,但你只是在这个群体里面打转,不断地再重复这个群体里旧有的东西——甚至是苦难的轮回。
于是这个族群将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系统,封闭的系统由于没有外来元素的激活,将逐渐丧失活力而日益萎缩、死亡,
 
所以,海灵格说,为了让一个系统继续存活下去,成长更好的话,你需要另外一种爱,称之为:“觉悟的爱”。
 
《心灵成长》:所以在系统排列中,最美好的画面就是——孩子带着自己的天赋使命面着向未来,勇敢走过去,而整个家族、甚至整个民族都在背后支持着他。
 
郑立峰:
是的,当一个孩子选择去走自己的人生路,开始的时候会很孤独,所以最好的情况就是整体系统都支持你、推动你,去走一条开放的路。家族、宗亲、父母都在背后推着孩子去走自己的路,用一个开放的模式去迎接生命,这是系统排列里面最终想做到的东西,
 
这样的话,其实孩子为了整个家族带来了一个新的希望、新的开放、新的机会、新的可能性,同时为这个旧系统注入了新的活力。
 
《心灵成长》:所以,个体的觉醒有可能创造出一个良好的家族前景,我们可以带着祖先们、先辈们、父母们的祝福与优秀的传承走向新的道路。
 
郑立峰:
觉醒是指把人从负面的思想里面打开一条缝,看见所有负面现象的下面,仍然有着生命的传承;仍然有着属于你自己的力量;仍然有着你自由选择的权利。
真正的系统排列师的工作就是拨开那些混乱、混浊的负面能量,在生命的根部找到爱的泉源。并且用最明证、最关键画面与情境,来向当事人呈现这一爱的事实与真相。
 
当你能够找到爱的水源,那么你也就与生命中最本源的东西连结上了,大部人都是具有这种与本源连结的潜能的,这就是灵性。
 
当那些曾经被屏蔽了灵性与爱的源头连结的人们一旦被唤醒,就能顺着生命之流的方向去下走,这些人在海灵格那里被称之为“与道同行”的人。那意味你找到生命里最终的力量,并且顺着世界的创造走下去。
 
亲爱的读者:我们将在下期继续与郑立峰老师的访谈——《让我们握手言和》——如何整合两性关系之间的冲突。
 
在下一期的访谈中,我们将探索两性关系的新方向与新发现,对爱的法则、关系中的平衡以及堕胎现象作出新的诠释。
Copyright © 2011-2015 Sxl-onlin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48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