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
活在更高的力量中
时间 2011-11-18 18:28:18   来源:《心灵成长》三十二期   作者:安子若    浏览次数:0
    Roy  Martina专访

 

访问/安子若

 

在采访罗伊·马丁纳博士之前,我对他的资讯做了全盘收搜,他的婚姻状况和职业生涯之路,这其中包括他出生的那个古拉索小岛(我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一个小岛),加上我四年前已读过他的书《改变从心开始》,所以当然他所传授的学问——情绪平衡技艺,我也了然于心。

我写下精密的采访计划,觉得网罗住了这个人,我有全盘的把握,如果按照我的采访提纲来。

所以,在见他的第一面时,我表示:“请放心,我会在五十分钟之内结束我们的访谈,在这之后,你大可去做别的事情。”

 

结果,五十分钟的录音变成了一百二十分钟,我所有的,几乎所有的采访提纲都作废了。

 

在访问的过程中,挫折感一直涌上我的心。他扰乱了我的方向,带我脱离了轨道。有一刻,我对他说:“请停一停,这对我来说太玄了!”

 

他望着我,停顿了一会说:“你知道为什么你正在做现在的工作吗?这是你过去世的记忆所留下来的。你曾任高阶女祭司,其实这一世你根本不需要再回来人间,但是你选择回来,因为你想在觉知上帮助人们,让更多的人们充满觉知。”

“天哪,请让我们回到当下。”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但是我却眼睛眨也不眨地听他继续往下说,关于前世回溯的故事总是让女人们无限着迷。

“你在这个时间段回来,与地球现在的频率变化有关。你来到这一世,经历必要的学习,来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你最大的问题是:你到现在还不能接受,你懂的其实比你现在知道的还要更多。其实你的内心早已经知道,哪些是胡扯,哪些是真实的。”

 

但愿如此,但愿我的内心深处,真的知道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胡扯。

 

现在,让我们把访谈录音倒回去,并邀请你一起来听一听这些神秘有趣的谈话。无论你听到了什么,都请相信这些分享来自于一个真挚而敞开的灵魂,他听到召唤,跨越了普通意识的门槛,出入一些不为我们所知的神秘地带,并且将礼物带回给世界。

 

 

安子若:

是否生命中的痛苦更促进我们想要觉醒?我们观察到大多数走上心灵成长之路的人们都是因为人生出现了重大的转折,例如说他们的亲密关系、情绪状态或者身体健康出现了状况。

 

罗伊:

我们这个星球上,有两批人。一批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不要觉醒的,无论他们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觉醒,他们仅仅只是来体验这个世界;而另一批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准备要觉醒的,所以,这一群准备好要觉醒的人,就会在生命的某个阶段的某个时刻发生某一件事情,而令到他们走上这条道路。

对于那一些准备好要在这个星球上觉醒的人们来说,有好多种不同的方法可以令到他们觉醒。我的工作就是疗愈更多的人们,虽然疗愈并不会让一个人马上觉醒,但是却会令到一个人开始走上觉醒之路。

 

那么您是从生命中的哪一个阶段所发生的哪一件事情开始觉醒的呢?

 

我是那一种天生就带着觉醒来的人。

 

你是否是想告诉我,你不属于你前面所说的两种人中的任何一种,你是第三种人?

 

小时候我就看过天使与指导灵,但是后来我选择关闭掉。对于这个世界我一直想要逃走,我不想要那么早就觉醒就开悟,我想要经验人世间的种种经验。我想等到年纪老一些再开悟。所以我选择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关闭掉我的某些能力。

(你想要逃走是什么意思?)

我有过多次的濒死经验。小时候我曾经七次被车子撞倒过,也就是说我早就该死了,可是我就是没有死掉。有时候那个车祸撞击的力量之大,大家都认为我不可能幸存下来,但是结果是我还活着。

我二十岁那一年,曾发生了一次严重的车祸,我的脖子断了,那是一个十分严重的伤害,我应该瘫痪才对,但是第二天我就恢复,过了几天就完全好了。

不管我做什么,我的生命似乎一直被一种奇妙、不可思议的力量保护着。

我最近一次濒死经验是七八年前,我在一个海边做静心,那是一个暴风雨的日子,我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你现在要走,离开这里。”但是我没有理会那个声音的提醒,继续做我的静心,于是那个声音似乎更大声了,几乎对我在喊:“现在赶快要走,不是走,是赶快逃!”

由于那个声音大得吓了我一跳,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八公尺高的大浪,正向我袭卷过来,那个巨浪就这样打在我的身上,又一次,我的意识离开了我的身体。

后来人们在离海岸线十二米远的沙滩上找到我,不可思议的是我平安的躺在那里,谁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上岸的,沙滩上没有留下任何挣扎求生的痕迹。

 

(我目瞪口呆的听着)这超出我的想像,我猜是美人鱼救了你。

 

呵呵,我也希望是。在我的生命中,诸如此类的不可能的事情有好几百件,它们就是一桩接着一桩的发生着。其实我一直不想接受我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我一直想把自己伪装着一个正常人。

所以我成为一名外科医生,我只想成为一名普通的外科医生,我根本不想成为具有灵疗能力的医生,但是当那些绝望的人们来到我的身边,那些癌症患者、疑难杂症的病人,当他们来到我的身边,疗愈总是在发生……

 

我趁着他说话的空档,快速瞟了一眼他的档案:医学博士、主流西医、另类疗法专家,曾撰写了28本有关健康、生命活力、心灵成长等方面的著作。习武35年,黑带六段高手,蝉联欧洲自由博击赛冠军,7年不败。

这些简历让我定下心神,我再次确认我采访的并不是一位巫师。

 

 

我成为一位疗愈师是自然发生的事情,这是我今生必需要完成的使命。

我知道一些我根本不可能知道的事情的答案。当有些人问我问题的时候,我可以给他一个答案,但是我在回答的时候,那个答案并不是从我的头脑里出来的,而是来自另外一个次元的讯息,我知道那不是我在回答问题。

当我碰到某些人的时候,我就是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是说你是一位灵媒?我混乱了。(上一期《心灵成长》杂志刚刚刊登过关于灵媒的一些资讯,我不是这么快就碰到一个活的灵媒吧?)

你不是医学博士和情绪平衡教练吗?我想我还没有做好采访一位灵媒的准备,我要尽量回到我原来的轨道上。

 

(罗伊·马丁纳用一个允许的笑容请我继续)

 

哪怕你个人有如此高的天赋,有如此高明的指导灵守护在你的身边,我还是了解到你仍然经验到人生的无常与挫折。上世纪1997,也就是你44岁那一年,你也曾经因为投资失败而债台高筑, 而且你的亲密关系似乎也大有问题,十二年前你就与你的太太离婚了。

我的意思是,您看您的人生也有诸多不如意与挫折,所以,您并没有像您所说得那样总是很幸运,这个您同意吗?

 

是的,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是所有发生的这些事件,对我来说都是神奇的事情,这些事情对我的肉身来说,是一个祝福。我永远不是孤单的,我的指导灵们一直在和我讲话。

我的指导灵们对我说话的方式有好几种:我有意识地与他们联结是一种方式,而有时候他们就是入侵式的,没有经过我同意,就直接对我讲话,有时候他会很大声地对我说话,就如同那一次海啸,他们对我喊:快逃!如果他们觉得他们必须提醒我的话,他们就很清楚地告诉我,不要做那件事情。

 

“你是说,一直有人和你讲话?你的指导灵?我知道有一些精神病患者也会听到有人在对他们讲话。”

 

你说的是对的,如果我对一位正统的精神科医师讲这些事情,他们就会把我放到精神病院去。对这个方面我是很有觉知的。

所以,除了我所讲的这些事情,其它部分我都很正常。

我的生命一直受到指引,我曾经也试着去做一些对我的生命来说不好的事情,但是我的指导灵都试着要阻挡我,让我不要去做。

 

我有些担心,我好像开始专门挑你的刺,但是我还是想问你:那你为什么还会离婚?为什么还会投资失败?应该会有人很大声地对你说:‘嗨,别娶那个女人,因为你以后会和她离婚。别投资那个,因为你会亏本。’

 

那是因为你相信生命是要完美的。(罗伊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生命有这么多不如意,这本身就是完美的发生。

离婚并不是我有意识地要去离婚,那是我与我的前妻很深的一份业缘。如果现在让我回溯一下,我看到我的两个孩子因为我们的离婚是获益的,这令到他们在两个不同的国度中成长。

当我在婚姻中的时候,我的太太一直控制着环境,她觉得孩子们应该在她认为的环境中长大,但是离婚之后,我们住在不同的两个国家,于是我的两个儿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

我的儿子们今天能变得这么坚强成熟,就是因为他们经历过这些事件。他们的生命整合了两种环境、两种文化。

 

关于我的财务方面的问题,那是因为我没有听我的指导灵对我讲话,因为当时我认为自己比较聪明。每一次,当我骄傲的时候;当我变得贪婪的时候;当我为了钱而去做的时候,我就会失败。

所以这个失败的过程,也是我学习的过程。我从中学习到不要去相信那些说话说得很美的人,并且,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你去信任。

当时我是收到我的指导灵告诉我‘不要这么做’的讯息,但是同时我又听到那些诱惑我的人对我描述的美妙蓝图,我会觉得如果我不投资做这件事情,好像很蠢一样!但是事情的结果就是很蠢!真的如同我的指导灵对我讲的,我失败了。

 

那么您的童年是否也是生长在一个功能并不良好的家庭呢?我听说你的母亲总是在指责你,而你的父亲则比你的母亲更严格。所以您的情绪平衡的技巧,并不是天生就会的是吗?是后天经过学习得来的是吗?

 

我的母亲非常有力量,她只要用一根手指(罗伊比划了一下他的小拇指),就能让她的儿子知道自己有多渺小。她告诉我,我出生的时候头是多么的大,害得她整整缝了三十针。我为我生命最初的九个月(母亲怀孕的时间)付了高额的费用,那是我这辈子所住过的最贵的酒店了。

我的前妻也是一样,她只要挑一挑她右边的眉毛,我就有一堆罪行有待被揭发。

 

当然,哦!我一共有八个兄弟姐妹,(那真是一大家子人啊!),你可以看看他们,他们真的都蛮糟糕的。我最大的一个哥哥,他有高血压,一侧的肾坏掉了;我的两个弟弟都是高血压;我还有一个兄弟是糖尿病;我有一个姐妹患有严重的痛风。我是其中最健康的一个。

并且,我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有亲密关系的问题。哦,对了,我有一个妹妹,只有她算是只结了一次婚,并且还留在婚姻之中,那完全因为她是个老板,她是家中的顶梁柱,她说了算!她的先生靠她而活。这就是为什么她的关系还在的原因。

所以,你看看我来自一个功能多“完美”的家庭,我的手足们没有一个是正常运作。

 

虽然你身体比较好,但是你与你的手足们一样也有亲密关系方面的问题是吧?你曾说过你的亲密关系是你的一趟冒险旅程,我很好奇呢?

 ……

(你确定这不是你花心的一个借口?)

 

 

并不是她不爱我,我不爱她。比这更难的事情是,在当下,我们都还很深爱着对方,但是分手是一定要做的事情。我们有各自的任务需要去完成。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向我的指导灵祈祷,请不要再让我经历这样的事情,因为这样做——就好像是献上我的心……

 

(当罗伊·马丁纳在叙述这个关于爱的故事时,我没有再发问任何问题,我已经完全放弃了我的采访提纲。听到最后,我发现我和现场翻译THEO都流泪了。)

 完整版本请参阅《心灵成长》三十二期

(本文感谢现场翻译THEO/叶高呈)


罗伊·马丁纳博士近期课程:
12月22-25日:《改变,从心开始》作者罗伊.马丁纳博士中国首次“唤醒内在疗愈力”四天工作坊
12月26-27日:快乐人生花精两天工作坊

Copyright © 2011-2015 Sxl-onlin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48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