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
对话约翰·伯曼博士:我常常回到我的冰山
时间 2011-01-28 09:40:33   来源: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0
        约翰·伯曼  (John Banmen )博士,享誉国际的作者、治疗师和教育家。20年来,约翰·伯曼和他的妻子一道,致力于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和应用萨提亚模式,用他的话来说,他已经“活出了萨提亚”。在2005年首次造访中国大陆以后,于2006年6月再次来到北京,为专业的心理工作者举行前后为期16天的萨提亚短期培训课程。  

        看约翰·伯曼一对一辅导的示范工作,常常让人惊叹于他的洞察力、与当事人同在的慈悲、以及其“大象无形”般的高超技巧,他简直把心理咨询工作变成了一门艺术。 

        课间,《智地》杂志对约翰进行了访问。 

        “人们一直认为是我发明了冰山理论,是因为我住在温尼伯(Winnipeg),那里很冷,零下三十度,所以,人家就开玩笑地说我懂得很多冰山的门道,人们笑我是“冰山人” ”
\

        智地据我所知,你是公认的冰山理论的发明人,我想了解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John:其实这不是真的,我并没有发明冰山理论 。实际上是,维吉尼亚·萨提亚女士早在1972年,《家庭如何塑造人》(People Making )一书中就提到过“冰山”,我并没有发明它,我只是拿了她的想法,并发展了这个想法。萨提亚有很多的想法,太广了,但没有进一步地完善。我做的只是采纳了她众多的想法,并进一步地发展完善。我想,人们一直认为是我发明了冰山理论,是因为我住在温尼伯(Winnipeg),那里很冷,零下三十度,所以,人家就开玩笑地说我懂得很多冰山的门道,人们笑我是“冰山人”。(笑)

        智地:按照我的理解,人们的这个误解可能还来自于,你总结了很多的传统的心理学的不同的学派,比如说,行为学派、认知学派等等,请问你是不是在这个基础上来发展萨提亚的模式的?或者说, 萨提亚模式整合了诸多的心理学流派?

        John:可以说,萨提亚在实践中整合应用了各个学派的东西,但她并没有标识出来。我把其他理论整合进来,并标识了出来。但是,我却得到了很多的声名,我觉得我并不该得的。

        智地:哈哈,这也成了你的标识了。

        John:哈哈,是啊,在北美是这样,现在,我来了中国,我要打着一面旗帜说,我是那个“冰山人,” 哈哈……
        
        智地:萨提亚模式目前在整个学术界的地位如何?

        John:问题不应该是这样。问题应该是,维吉尼亚所创立的这个方法是家庭治疗的一个模式,对于家庭治疗师来说,这是他们的模式,尽管当时这个模式与其他的很多治疗模式都有很大的不同。但是,越来越多的精神科医生也开始用这个模式来做家庭治疗,它虽然不是来自于心理学,但是开始更多地融入到心理学界,这也是我们这些人正在做的工作,我们把它更多地带入到心理学的层面来。很多的心理学家也开始越来越喜欢这个模式,因为它不仅仅只是触及人的行为、情感、认知等单一的层面。

        智地: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一个用萨提亚模式来工作的人不一定需要一个心理学的学术背景?

        John:是的。很多社工、心理咨询师、治疗师,他们不一定是心理学家,也没有太多的心理学背景,他们在用。对于心理学家来说,他们以前的一些旧东东不是那么好用,他们得找一些更有意思更有用的新东东,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对萨提亚模式感兴趣的原因,他们发现,在传统的僵化的心理学之外,有一种比他们有的更好的模式。

        智地:这个对于像中国这样一个国家来说是不是一个福音?因为这儿的心理学教育不如欧美国家,很多社工、治疗师也没有办法受到很正规的训练。

        John:也许是,也许不是。因为,萨提亚模式看起来非常简单,但你真的要做到像我今天示范的那样,却很不容易,很复杂。对于传统的心理学来说,让人家改变行为,让人家表达自己的情绪,叫人哭一哭,那是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有个两三年(的训练)就行了。但是,萨提亚模式就复杂得多了。所以,我说对萨提亚的学习是渐进式的学习(increase the learning) , 意思是要成为一个好的萨提亚治疗师,需要不停地学习。 重点是,你可以从萨提亚模式中拿出一小部分来用,而且往往就很管用。比如说,你要拿它来教亲子教育,你就不需要用到“转化”这个部分,而如果你要用它来沟通,你也可以用。萨提亚模式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你不需要了解整体,光是它的部分你就可以用,而且很管用。

        智地:就是说,萨提亚模式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工具,我们既可以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也可以用在我们的治疗工作当中。

        John:是的,是的。比如说,要身心一致,与我们的情感联接等等,有很多的部分,你可以应用在任何方面。律师会说,我们可以学会更多地了解客户的需求,以及更能帮助到他们的客户。而生意人会说太棒了,这帮助他们更多地了解别人,更能帮助他们做到一致,等等。他们都不需要知道怎么样做治疗。
 
        智地:说说萨提亚模式在世界各地的发展状况吧。

        John:我们在香港、台湾、新加坡都有很长时间的发展,有的超过15年了,在韩国短一点,也有7年了,还有泰国、中国大陆,这些都是亚洲国家和地区;在北美是美国和加拿大,在欧洲目前有三个国家,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以及英国。在这些国家都有培训项目,是我和我太太在做。

        智地:哪些地方是政府资助支持的?

        John:泰国和新加坡是政府资助的项目。香港的情况不太一样。我是和香港的萨提亚中心以及香港大学一起工作,它们是两个不同的合作关系。

        智地:我注意到很多是亚洲的国家和地区工作,记得你在课上也说过,许多人怀疑萨提亚是不是个中国人。是不是萨提亚重视家庭的思想和东方文化比较接近的缘故?

        John:呵,我告诉你一个有趣的故事。当我们去印度的时候,你知道印度人怎么说吗?他们说,萨提亚一定是个印度人!但我告诉他们,萨提亚从来没去过印度。但他们确信她一定是个印度人。我想假如我要是能去科威特的话(实际上加拿大政府不让我们去,因为当地人没法区分加拿大人和美国人),他们也一定会说萨提亚是科威特人。(笑)我想,重要的是,萨提亚提出的问题是个普遍性的问题。当然,另外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确实分身乏术了,我们去不了别的国家了。如果我有时间的话,我会愿意去欧洲国家多一点。最近,我答应了要去以色列,那是一个5年前的约定,我不得不去了。

        “维吉尼亚和我之间,也产生了很大的内在联结感,她说,我们在前世就生活在一起,我们前世就在一起工作过,所以,我就开始跟她一起工作和学习。”

        智地:能不能给我讲一下萨提亚国际组织(Avanta Network )的概况?

        John: Avanta Network 是一个培训机构。因为当时维吉尼亚·萨提亚被很多人提问,她实在是回答不了所有的问题。所以,在1978年,她邀请了一群人来参加她的培训小组。此后,每一年,她都会和他们碰面,一起培训,她也会要求参加者来做一些治疗工作。这就是这个机构的开始。在十年后,也就是1988年,维吉尼亚去世,她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了 Avanta,,现在全世界大概共有250个会员。遍布全世界,有不少来自小国家。但这些人多数都已经年纪很大了,他们以前都和萨提亚一起工作或学习过,萨提亚以前总是很亲切叫他们“我的朋友”,就像她叫我“我的朋友 John Banmen ”。这些老人有的像玛丽亚·葛茉莉(Maria Gomori),86岁了,简·戈本(Jane Gerber) 86岁,还有其他的有九十多岁的,有一些人已经去世了。 我算是年轻的,但我需要再招募年轻的了。我已经连任了三届九年的董事,可能还会任另一届的董事。

        智地:能不能讲讲最初是什么样的动机让你参加到这个组织里?

        John:这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我上研究生的时候,我的专业方向是人本主义-卡尔·罗杰斯。在那一年的九月我毕业了。下一年的一月份,我遇到了维吉尼亚·萨提亚。她所做的事情是我在研究生学习中完全学不到的,完全不同的,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而她和我之间,也产生了很大的内在联结感,她说,我们在前世就生活在一起,我们前世就在一起工作过,所以,我就开始跟她一起工作和学习。

        智地:那是怎样的一次相遇呢?

        John:我去参加她的一个5天工作坊。那时候,我其实是在做一些行政组织的工作。也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遇见了玛丽亚·葛茉莉。

        智地:我记得你说过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你和玛丽亚·葛茉莉,还有简·戈本组成了你们的三人组。

        John:对。事实是,我们每年夏天去参加为期四周的培训,萨提亚要求我们以三人组的形式去参加培训。后来,在夏天的培训班中,我们三个分别带领三十个人的小组,一共九十个人,我们当督导。在后来,我们就开始一些高级的课程。后来,有香港的学员来学习,他们开始邀请人们过去讲课。维吉尼亚挑选了她认为“最好”的学员过去,你知道“最好”的(顽皮地笑),所以,我就去了香港。那是1986年。

        智地:萨提亚国际组织的近况如何?

        John:我们在今年八月份会有一会专门的萨提亚的期刊,开始的时候会是英文的,以后会慢慢发展其他语言的。在今年年底之前,我会有三本新的关于萨提亚模式的书出来。我们在温哥华每年都有高级的萨提亚培训课程,来自不同国家的一些培训师、治疗师和领导们聚集在一起工作。我们一直做得不错。现在我们在韩国已经开始了一个关于萨提亚的高级文凭课程。

        另外,在温哥华我们正要搬到一个非常贵(造价为900万加元)的建筑当中,有三层,我有一个很大的办公室在那儿,而且,里面的设备也很好,可以允许外面的治疗师来这里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培训。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能再四处走动的原因。

        智地:资金是由谁出的?

        John:建筑物的钱完全是由加拿大政府出的。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绝大部分的钱都是从外面来的,我们的项目也赚了一些钱,但我们不大懂得赚钱(笑),也有一些捐款。

        智地:能不能分享一下你自己的冰山?

        John:哦,我可以分享一部分,对于我来说,“自己”(self )意味着非常灵性的那一部分,我也花很多的时间来发展自己灵性的这一部分。对于我来说,住在自己里面就意味着住在灵性、心智、情感以及身体的四个层面。另一方面,我也常常监察我自己的冰山。我常常会回到自己的内在,觉察自己的内在,尤其是当我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会针对自己的一些反应,对我的冰山进行监察。比如说今天中午在餐厅的时候,一点钟了他们还在看菜单,我就有一点不耐烦了,嘿,我们来这儿干吗了。我于是就回到自己的内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不耐烦,我在期待些什么?我发现自己其实是很想早点吃完饭以后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就像这样。

        智地:听说你也做静心?

        John:是的。当我还是很年轻的时候,我曾经花了整整十个月的时间静心。那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约翰·伯曼(John Banmen )博士简历
 
        兼具作者、治疗师与教育家于一身,于香港、印度、大陆、台湾、新加坡、韩国、泰国、委内瑞拉、美国及加拿大等地施教。 

        其与人合著的《萨提亚的家庭治疗模式》一书 1991年由美国出版,此书于1994年荣获美国婚姻与家庭治疗协会(A.A.M.F.T.)萨提亚研究及教育奖。与人合作编辑的《沉思冥想》( Satir Meditations and Inspirations )1985年出版;而《 萨提亚的冥想》( Satir Meditations: Peace Within, Peace Between and Peace Among )于1991年出版,而作品《思想之旅》( A Journey of Thought : An Anthology )于1993年出版。
乃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婚姻与家庭治疗协会创办人、前美国婚姻与家庭治疗协会董事。 

        担任萨提亚国际暑期学院导师十年,为太平洋萨提亚机构教务总监兼资深导师。 

        现任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心理协会董事,曾于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任教21年,现于代尔达(Delta)执业,从事家庭治疗的个人与婚姻咨询,并持续在全球若干国家进行训练课程。

关于冰山理论
        冰山理论实际上是一个隐喻,它指一个人的“自我”就像一座冰山一样,我们能看到的只是表面很少的一部分——行为,而更大一部分的内在世界却藏在更深层次,不为人所见,恰如冰山,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另外的八分之七藏在水底。治疗师需要做的工作往往是透过来访者的表面行为,满怀好奇地去探索来访者的内在冰山,并从中寻找出解决之道。

行为 
        (行动、故事内容)
应对方式 
        (姿态)
感受 
        (喜悦、兴奋、着迷、愤怒、伤害、恐惧、忧伤,等等 )
感受的感受 
        (关于感受的决定)
观点 
        (信念、假设、预设立场、主观现实、认知)
期待 
        (对自己的、对他人的,来自他人的)
渴望(人类共有的) 
        (被爱、被认可、被接纳、被认可、有目的的、意义、自由)
自己:我是谁 
        (生命力、精神、灵性、核心、本质)

Copyright © 2011-2015 Sxl-onlin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48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