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

新书快递

首页推荐好书

《心灵的色彩:华德福学校的绘画课》
★全新的教学方法,给孩子的心灵留出足够的空间,使绘画课程变得生动有趣 
书名:《心灵的色彩:华德福学校的绘画课》
作者:狄克布鲁因,艾提莉赤哈特
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
ISBN :978-7-5434-8990-5
本书亮点
 
全新的教学方法,给孩子的心灵留出足够的空间,使绘画课程变得生动有趣                            
在绘画教学中融进了心理、哲学、愈疗等元素,打破了各个科目的疆界,扩展了绘画涉及的领域
让孩子通过书中的练习,在思维、感情、认知力等方面得到全面的发展。

内容简介
 
两位作者通过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深刻的体会,结合自身丰富的教学经验,从能量学、心理学、哲学以及教育学等多个角度写出了这本美丽的绘画书。《心灵的色彩:华德福学校的绘画课》除了提供给广大老师和家长实用可信的基础知识,以及具体详尽的练习指导外,更重要的,它着重于开发孩子的灵性认知——一种比单纯的看和听更加全面和有力的认知方式。通过灵性认知,孩子可以保留并发展与生俱来的敏锐觉察力,大大提升自身的创造力,并培养出对生活的热情和耐心。

作者介绍
 
狄克·布鲁因,生于1953年,自1975年始,成为荷兰华德福学校一名活跃的教师。他指导过两个班级的学生,负责1年级到8年级。1991年,他成为位于荷兰贝亨市的华德福高级学校亚卓安·罗兰·霍尔斯特学校的教员,教授7至13年级的艺术、艺术史、素描和水彩画课。同时,他是位于荷兰宰斯特省的赫利孔·史代纳教师培训学校(师范学校)的客座教师。狄克·布鲁因还是英格兰、波兰和爱尔兰各地的艺术指导老师。
自“降临节”活动于1975年在德国乌尔姆开始以来,他便是其积极参与者。从那时起,他便一直与华德福绘画和素描领域的作家F·魏特曼、M·尤尼曼和H·贝特霍尔德共事。应支持华德福教育的荷兰免费教育中心图书编辑之邀约,他与艾提·莉赤哈特一起写就了《心灵的色彩:华德福学校的绘画课》。
 
艾提·莉赤哈特,生于1948年,在教师培训期间专攻艺术教育。她于22岁开始在荷兰聚特芬市免费学校任教,先教导小学,之后担任中学8至12年级艺术课和艺术史课的教师。
在这些年间,艺术与手工的教学价值依然是她的研究领域。她参加了一年一度在(德国)乌尔姆聚集的活跃团体,学习史代纳关于艺术和色彩在教育领域的运用的建议。
她如今在荷兰和其它地区从事教师培训工作,激励教师让小朋友在所有教育阶段用水彩颜料进行绘画。
 
内容连载
 
 
第一章
教育中的绘画
当你环顾四周
你会发现
万物皆有色彩。
——K.西培尔《发现》
1.1 引言
小朋友的王国,是色彩的王国。小朋友一整天都被色彩所环抱,只有黑暗,可以使色彩世界消失无踪;只有光线,可以使色彩显现出来。最初,小朋友感受到自然中的色彩在一年的光阴里经历着显著的变化,年复一年,变化如常。当灰蒙蒙、阴沉沉的冬季刚刚过去,五彩斑斓的春天的色彩就露面了:先是春意盎然的嫩绿,紧接着,鲜
花竞相开放,姹紫嫣红,正在冒着新芽的榉树林里笼罩着粉红色的光芒。随着春去夏来,绿色也越来越翠,越来越浓。小朋友在路边、在草地上采摘花朵。野花遍布路旁,花园成了体验丰富色彩的地方,每个小朋友都有自己钟爱的颜色或者花儿。当秋天来临,万物越发有趣。乔木或者灌木开始燃起新的色彩,明朗而温暖。它们要赶在叶落归根之前,再一次展现那温暖的夏日阳光的结晶——有黄的、红的、橙的、红褐的。
迄今为止一直在地表进行的活动,如今向内转移,回归大地,进入土壤里边。色彩也引退了,代之以形式元素,例如,树干本身的形状开始赫然呈现于眼前。光秃秃的树枝,在阴沉沉的秋日天空的映衬之下,显得分外鲜明。户外活动结束了,所有的人都躲在自己的家里。如今,小朋友在家里就能体验色彩。尤其在我们这个时代,室内陈设的色彩前所未有地奇炫,墙壁上、地板上,从柔和清淡的色调到染色织物明亮鲜艳的色调,应有尽有。放眼望去,的确四处都是色彩。里里外外,无不如此。近几年来,儿童时装也更加色彩斑斓起来,点缀着鲜艳、绚丽的斑纹图案,散发着对生命的无尽热情。裙子、衬衫和裤子上,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图案纹样。一切都可杂糅在一起。这是属于小朋友们的一个美好时代,色彩是如此普遍地存在于时装、家园和周遭环境当中。
在一天之中,色彩也有着细微的差别。清晨的天空红彤彤的,是不停地琢磨红光四射的日出,或者总是不停地指望在彩虹的末端找到一坛金子,那是因为在乌云的映衬之下,彩虹总散发出一束微弱的光芒,当房屋和四周景物笼罩在苍白的月光中时,他们还喜欢不停地揣测月亮那略显神秘的魔法。
与光线玩耍,也是趣味十足的。有光的地方,就常常伴有阴影。踩影子是最受欢迎的游戏,小小的伙伴,长长的影子。稍长一些的小朋友,可以开始感觉到影子是有颜色的。随着小朋友年龄的增长,新的色彩体验不断地产生,特别是在假日里,在走到郊外的时候,尤其在荷兰,因为那平坦的地形,我们可以看见如此辽阔的天空,乡村也显得格外的亮丽。随之而来的,是许许多多有关光线的体验。几个世纪以来,画家们都在讴歌我们乡村的这个特色。云朵、雨水和雾气,与海风和光线玩着变化无常的游戏,从而给我们的环境气氛赋予了清新而鲜艳的色调。生活在如此丰富的色彩中,荷兰的小朋友们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感染和启发,并自然而然地希望在生活中运用色彩。全世界的小朋友都一样,玩色彩总是最钟爱的游戏,这有赖于他们所处环境的特点。日常环境对他们居家或在校的游戏内容都有着强烈的影响力。学习是一种游戏,玩色彩变成了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是色彩语言所呈现出来的日常体验。在这一过程当中,无论父母还是老师都该伸出援助之手。本书便是献给他们的。
1.2 色彩及其对人们的影响
万物皆有色彩。蓝湛湛的天空,金灿灿的谷物,灰突突的排屋,粉扑扑的花朵,我们就生活在色彩的海洋当中。一置身于海洋当中,我们便意识到,我们的身体大部分是由水构成的,我们同样可以想象周遭五颜六色的生活也在人体里边进行着。小朋友越是小,用来分隔自身与身外世界的“皮肤”就越透明。色彩影响到我们的情感生活,无论喜欢与否,色彩都会通过我们的感官来引发各种感觉。色彩可以强烈地影响或者“涂染”我们的情绪。与此同时,我们通过为衣物、室内装饰或艺术品所挑选的色彩来表达自己,通过色彩,我们与外在世界展开了活跃的对话。
瓦西里·康定斯基(1866~1944)在《艺术中的精神性与抽象性》一书中,曾经说过下述有关色彩、艺术家和绘画的话语:“一般而言,以这种方式,色彩是一种直接影响心灵的能量。色彩是琴键,眼睛是弦槌,心灵是有着许多弦的三角钢琴,艺术家则是那一双妙手,着意弹奏着琴键,引起人们心灵的共鸣。”康定斯基的作品把我们引向了“心灵绘画”,引领我们感受一种抽象的表达;这种领会不是源于可见的现实,而是源自人们内在的感觉。
一般而言,小朋友的感情越是丰富,对色彩的感觉也会越敏锐。例如,拉开卧室窗帘,看见的是阴沉沉、灰蒙蒙的天空,有时这一整天的心情基调就被设定好了。在五颜六色、青翠葱绿的夏日草地上,小朋友会欣喜若狂。当然,这些均是极端的例子,但它们显示了色彩在任何环境中都明显起着强有力的作用。年龄越小的小朋友常常喜欢挑选色彩最为明亮的玩具。不妨这样说,他们与色彩合而为一了。他们随着环境的变化,给自己的内心“涂染”着不同的颜色:某种色彩也许会令这个小朋友感到舒服,却会使另外一个小朋友不愉快,但这些影响力对成年人的作用却没有那么强烈。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比较不容易受其影响,因为我们能在一定程度上使自己隔绝起来。成年人的“皮肤”更厚,受外界影响比较小,但小朋友观察到的一切外界事物(包括颜色),都会对他们的身体和行动造成影响。色彩通过人们的观察方式对身体产生影响。鲁道夫·斯坦纳指出,色彩和光线所促成的视觉器官的正常发展,甚至能刺激我们的新陈代谢。我们也知道,我们的食欲与菜肴的色彩息息相关——谁会想要蓝色的布丁呢?于是,健康、食物和色彩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色彩作为治疗方法,得到了严肃的研究和运用。至于色彩对正处于换牙期间的小朋友的作用,我们可以从鲁道夫·斯坦纳的《儿童教育》一书中找到指示:
“一个容易激动或紧张的小朋友和一个无精打采或喜静厌动的小朋友相比,我们肯定要给他提供一个不一样的环境。因此,从房间及其陈设的颜色,到小朋友所穿的衣服,每一点都务必要考虑到。容易激动的小朋友,应该为红色或橙色所环抱着,穿着也应该是这些颜色。与此相反,消极被动的小朋友应该身处于蓝色或蓝绿色的环境中。善用这些对比鲜明的颜色十分重要,因为它们能与孩子的相关特质产生共鸣”。
红色的互补色是绿色,蓝色的互补色是橙色。这些颜色之所以会成为对比色,是小朋友体内器官的活动所至,这些活动形成了与色彩相呼应的特定结构,这对小朋友而言是必不可少的。
在九岁以后,随着小朋友与外在环境的距离越来越大,内在世界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色彩的影响将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在成人身上,对比效应有所削减,色彩观察力变得越来越强。红色使人活跃,绿色让人心平气和。面对这些倾向,教育者需要富有爱心地进行观察。
1.3 老师的任务
世界日新月异,也不停地对我们提出与时俱进的要求。这一刻,我们感到自己已经掌握了一种新成果,下一刻,又有更新的事物应运而生。举个例子,技术领域的许多发明,非专业人士是一窍不通的。于是,人们总感觉自己在不停地追着事物跑,结果是,人们更倾向选择对这些事物眼不见为净。用内心的退缩去应对外界来势汹汹的变化确实很困难,这两个极端彼此大相径庭,并引发了巨大的张力。“我是如何寻得平衡的呢?”我们每个人都会体认到这些内在过程。
作为个体,我们同样都由截然相反的力量构成。一方面,我们使自己的身体与大自然融合,与植物和矿物世界为邻;另一方面,我们拥有伟大的理想、愿望和期许,这些均来自于我们的精神源头。这两个截然相反的力量所施压在我们身上的推动力,被心灵接收并统一。这些作为我们的理想的事物塑造了心灵,它不仅从这里,还从我们的意志所产生的创造力中获得滋养。心灵产生了两极分化,平衡点从我们的情感生命处生发。从生理而言,这表现为有节奏的呼吸。当呼吸的时候,内在与外在之间有了一种持续的联系,心脏和血液循环也联结起了我们的头部和底端。一个已经通过我们的思维而变成清晰形象的理念,我们可以通过热忱(对某事物的兴趣),通过我们的意志(即我们的双手),使之在实践中具体化。另一方面,行动可以是无意识发生的,可以是从外部开始的,因此可以说:我们为某种事物着迷,这种事物最终可以导致一个理念或者思想的产生。以这种方式,许多理念进入了我们的理性生命,随之,我们可以有意识地处理它。这常常涉及两个领域。感性生命在这两个本质上截然不同的领域——思考和行动之间建立起了一座桥梁。
在心灵世界中,思维、情感和意志这三种特质既独立存在又同时起作用。心灵世界对于年幼的小朋友来说范围还很小,随着阅历的增长,心灵将越来越宽广。崭新的行动、感觉和思想,会使心灵成熟起来。在思维和意志领域,张力存在于距离与重复之间,存在于创造力和训练之间。当心灵中自然而活跃的相互作用陷入停滞,使得三种心灵特性变得孤立,压力和恐惧就会占据整个心灵。不妨这样说,大脑将不再知道手脚正在做什么,理念依然是尚未实现的理想,情感将受到压抑或者被克制。在稍后阶段,个体也许将变得不可接近、冷淡漠然。内在生命和外在世界之间的距离将越来越大。于是,心灵将不再能够建立一种联系。相反,健康发展的心灵总是能够创造统一性,各种特性可以获得发展,从而为外在问题和内在问题提供答案。
艺术尤其可以促进我们心灵的发展,因为在这个领域,所有三种心灵特质都可以通过创造得到整合。通过创造,热忱得到了释放,新的理念获得了发展。一旦有一个需要描绘的形象,情感会掂量从何处下手,于是,必要的行动将使原初的理念得到圆满的实现。基本上,所有的艺术形式都遵循这一途径。
绘画与形线画(form–drawing)和陶艺相比,应该处于哪个位置呢?对于形线画而言,捕捉运动是主要目的,比如手、足或者全身所专门做的一个或大或小的动作。线条所表现出来的向下的一笔,是形线画的精髓。线条是凝固的运动,换言之:是运动所经过的路径。线条的这种相互作用发生在一维世界当中。线条清晰可见,与纸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就是我们可以在形线画中运用黑色蜡笔、粉笔或者铅笔的缘故。这个领域没有色彩,眼睛必须获得机会去紧随运动,自由自在,毫无障碍。我们更喜欢用动词来描述对象,而不是用名词,因为名词太过于把运动系牢,并且常常使人想起固定的形象。“入睡”或者“起床”,比起“螺旋形”这样的词语,给了学生更多遐想的空间。我们正在讨论一个向内发展的运动,随后是向外发展的运动。动词倾向于强调运动的过程,在强调中,运动已经发生了。
通过绘画,我们走进的是一个二维的世界。各式各样的色彩效果创造出了立体感。色彩创造空间,并非借助于光线和阴暗的相互作用,而是借助于单纯的色彩效果。“色彩透视”这个术语在此恰到好处。从这个角度来观察绘画,需要一双受过训练的眼睛。线条和明暗的相互作用可以很快地创造出立体感,我们经常被这种效果吸引。在二十世纪著名的现代画家中,我们可以找到许多有关色彩透视的例子。他们为一种新的思维方式所奋斗,抛弃了旧的传统。绘画变得“更加扁平”,从而色彩的相互作用变得更加显著。在物理上几乎显而易见的空间,让位于现实中一种全新且非传统的表现形式,这里不再有消失点和固定构图。当研究艺术家塞尚的时候,我们可以注意到他描绘的客体是如何通过对色彩的运用来摆脱其所处环境的,看起来它们似乎使自身从重力中释放了出来,从而在一个不同的维度中创造一个全新的现实。斯坦纳强调了绘画的独特性,如下述所言:
“不知何故地,渐渐不再有对色彩进行的更深入的洞察,富有艺术性的方式如今已被虚假的矫饰方式所代替。如今,我们宁愿在画布上描绘矫饰的(可塑的)三维人物。由于这个目的,空间透视法已经发展起来(实际上出现于后亚特兰蒂斯纪元第五阶段),根据透视法,线条一方面避免在背景处突出,另一方面避免在前景处突出,这意味着它想要在画布上使空间形式显现出来。这一开始就把艺术家所拥有的最重要的材料给抛弃了,因为他不是在空间中进行创作,他是在一个平面上进行创作,非常荒谬可笑的是,一个人所拥有的基本材料是平的,却想要体验具有空间性的事物。”
真正需要一个物理空间,以便能在其中证明自身存在的艺术是雕塑艺术。陶艺和雕塑艺术是一个有前后、左右、上下的世界。空间被雕塑艺术挖掘出来,反之,雕塑艺术把自己融入到空间中。我们可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观察一个雕塑作品。
在华德福的全部课程中,我们注意到,根据处理空间的三种不同方式,即线条、色彩和形象,我们已经发展起三种独立的学习课程:形线画、绘画和陶艺。在大班和第二个成长阶段,这些指引当然可以通过所有可能的方式杂糅在一起。而最初的几年,重要的是使这三个领域各自独立,并且让老师知道自己与学生所处的领域。每个领域回应一个特殊的需求,并以自己的方式反映出具有艺术性的过程。因此,注意何时在形线画中使用色彩,何时进入绘画领域,何时开始学习陶艺,是非常重要的。这三个领域若分得清清楚楚,学生们就不会在学习形线画时填充进色彩,或者用画笔来进行素描。对于某种目的而言,把水彩画和素描结合在一起是非常适当之举;然而,在每周的循环性课程中,重要的是开发出一维、二维和三维世界,并探索所有的可能性。
1.4 歌德的色彩理论
歌德,大自然生命进程领域的伟大老师,引领我们注意到他关于色彩争论的核心所在。他声称:
“色彩是诉诸视觉的基本自然现象,有如其他所有事物一样,它通过析离与对比,通过交融与统一,通过强化与分割来展现自身,当与这些普遍的自然规律联系起来时,它最容易得到体现,也最容易得到理解。”
歌德认为,光线的运动和被阻碍创造了色彩世界。由此,他根据光线、黑暗和氤氲的大气建构了整个世界,这个三重世界的核心是色彩。在光线与黑暗之间,色彩得以形成。我们常常在他的物理学中,发现质变、极性和强化(累积)的概念。根据这些概念,他描述了可见世界之外所发生的过程,正是这些过程决定了最终的显形。
歌德仅仅区别了两种纯色:蓝和黄。这是两种截然对立的颜色,也就是说,若带有纯黄,蓝色便不可能呈现,反之亦然。这个发现,是在观察光线前的浑浊介质的移动,以及黑暗前清亮介质的移动时得出来的。当光线的前边出现暗淡时,阴暗的前方就会形成黄/红色,反之,黑暗的前方则形成了有点像蓝色的紫罗兰色。这种蓝色每天都能从大气中看见;这是阳光照耀的地球大气在黑色宇宙前慢慢滑行时,天空所呈现出来的蓝色。白天,大气层稍微遮掩住太阳的光线,我们可以看到明亮的黄色,而日出日落时,大气层大面积遮掩住太阳的光线,我们就看到了柔和的红色。因此,黄、橙、红的出现,是黑暗中光线作用的结果,而蓝色则是光线中黑暗作用的结果。
这两种基本现象是歌德色彩理论的原理。随着这两个过程的加剧,将会产生黄红色和蓝红色。当这两者照向彼此,紫色便出现了。当蓝色和黄色混合,绿色就出现了,从而结束循环。该色彩循环由这些过程而引起,是有生命的力量的表达方式。对于这一点,我们将在第六章作进一步的讨论。
歌德的出发点是:黑暗与光线一样,是一种美妙的现实。光线仅仅是物体被照亮从而能被我们看见的结果而已。在探索歌德的基本现象时,斯坦纳不仅在自然界,而且在人体上,确认了两极化的观念。所有的生物都通过二元对立来确立自身的活动,这种对立面常常需要获得平衡。斯坦纳根据人类在物理、心灵和灵性领域的活动,进一步把黑暗、色彩和光线描述为精神性的存在。在上述的秩序中,有三种独立的力量在起作用:光线、黑暗和它们平衡时创造出的天地万物。该三位一体的观念也可以在阿里斯多德那里找到。带着红黄色,光线支配了黑暗;带着蓝紫色,黑暗支配了光线;带着绿色,两者达到了平衡。歌德坚定地声称:“我的色彩理论,和世界本身一样的古老。”他对自然的洞察在自我知识和世界知识中间铸起了一座桥梁。
歌德所重视的,是如何进行观察,如何从这一切提取出自己的结论,通过这些,他发展出一条新的途径。他带着全心全意的热情投入到对现实的研究中,却没有用牛顿那样的概念化思维来理解它。牛顿认为,色彩是光线的扇形发散,这使得所有的色彩都居于同等的基点,而且只能从数量上(从每秒震动的次数)来进行区分。歌德为色彩的研究打开了一条科学但不唯物的道路,他的色彩理论成为绘画的基本准则。
1.5 色轮之旅——老师适用的色彩简论
排列在一个轮子里的色彩,可以是绘画课的灵感之源。构成该轮子的是两种截然对立的力量,黄和蓝,这两者通过强化和混合得到统一,呈现了发生于自然界中的上升与下降的过程,产生了最大可能性的色彩类别。这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当你的眼睛掠过这所有不同的色彩特性时,形象和体验油然而生:可以令人想起一天中的不同时间,可以令人想起不同的季节。随机性消失了,唯有事物的本质得到了呈现。人们自己的幻想和理念可以料理余下部分,当绘画的时候,你对色彩语言开始有所理解。作为教育者,我们必须学会说这种语言,在绘画过程中,尽可能流畅地为学生指引方向。这需要教育者找到新的任务,发现教学的正确规律。
色轮自成一天地。当你让色轮的这种完整性作用于你时,就会马上被吸引到它的和谐中。歌德把这种超越单纯感官的印象,看成是色彩的感官—道德式作用,在这种情况下,色彩是在内部起作用,并且两两相对。在观察自己这一有机的色彩安排时,歌德说:
“一旦你真正理解到黄和蓝之间相对的立场,并使红色强化,使对立面交合,使其与第三原则统一,你将会灵光一闪,想到这些独立而相对的事物是可以有精神含义的。于是,当你明白它们如何创造下边的绿色和上面的红色时,你可以想起在世间和天堂中的神的孩子们。”
在描述色彩的感官—道德式作用时,歌德直到写作临近结束,才敢提及色彩理论,他感觉到自己发现了一个特别的领域。如今,我们可以走进色轮,走进色彩空间。物理空间中被称作三维的东西制造了前后远近,但在色彩空间中,这并不是透视法,而是对色彩特性的表达。红色向我们走过来,蓝色离我们而去;温暖的红色极点穿过我,而冰冷的蓝色极点不停地远离。我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参与了色轮。当我仔细琢磨这个的时候,我的感受良多;顷刻间,我不再能够分清是我自己还是色彩,我就寄居于其中。黄红色总是朝我袭来,吸引着我,如潮水般涌向我,散发着温暖和生命力。蓝色拉着我一起走,给我空间,我可以做我自己。此刻,我们发现自身处于这些对立的潮流当中,这给我们的心灵留下了清晰的印象,使我们能带着变化多端的色彩印象前进。
当我们“穿越”色轮时,我们可以试着对这些印象描述一番。每种色彩都有好几个方面,常常既是积极的,又是消极的。此外,色彩自身当中也有许多细微差别。通过某人的亲身体验,换言之,通过列出特征的清单,基调和特性就会显现出来,并持续不断地得到扩展和提升。无论是谁拿着这本内在发展的字典,都可以从中获益良多。然而,有一个条件是,该整体应该保持运动状态。因为,歌德告诉我们,这些都是过程。在参与一个过程时,当事人需要有随和、灵活的态度,并在自我发展和自我觉察的前提下来拥抱新的经验。歌德的工作奠定了基础,于是我们可以从此上路。对其他事物的体验,可以对此进行补充。这是一项用细微感觉来描述轮子中的各种色彩的任务。
Copyright © 2011-2015 Sxl-onlin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48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