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
与师母一席谈
时间 2011-08-02 16:11:30   来源:乌巴庆文集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0
         葛印卡夫人(Mrs. Ilaichi Devi Goenka),她的家人和学生们都称呼她「师母」。1930年1月出生于缅甸曼德勒。师母12岁以前住在缅甸的旧都曼德勒,紧邻葛印卡老师家,如同以往的传统习俗,她年纪很轻就和葛印卡老师缔结婚约了。
 
以下就是1991年10月在孟买的住家透过口译员所做的访谈。\
 
可否请您谈谈第一次和乌巴庆老师见面的情形?
 
葛印卡夫人:在葛印卡老师完成第一次课程之后,我到中心去见乌巴庆老师。当时,乌巴庆老师教我观息法,有时候我会练习一下,但光练习观息法就感觉头部沉重。乌巴庆老师告诉葛印卡老师,参加一次课程对我是很重要的,同时这对葛印卡老师的进步也很重要。
 
您第一次遇见乌巴庆老师时是多大年纪?他是什么样的传法者?
 
第一次与老师会面大约是在27或28岁时。我记得每当与乌巴庆老师在一起时就感觉很祥和,但是我也感觉到,我的内在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
 
可否请您谈一谈跟随乌巴庆老师学习的第一次课程?
 
那真是太神奇了!我第一次参加课程时,我的身体很虚弱,我甚至无法爬上通往法堂的阶梯。必须要有两个人搀扶着我爬上去,甚至身体虚弱到无法吃下任何东西。但是在传授观息法之后,我仅在第一天晚上练习就感到好转,隔天我便能到处走动,可以吃,可以不需要协助的从事任何必要的事情,禅修真是太有帮助了!
 
乌巴庆老师说的是缅甸语和英语,您说的是印度语,你们如何沟通?开示时是什么情况?
 
乌巴庆老师不说太多的话,他用手势问,而我用手势回答,那就已经足够了,他给予很短的法的开示,大约只有15到30分钟,葛印卡老师只有简短的翻译给印度学生,重要的是你已经知道了途径和如何做,你只要照着做即可。
 
乌巴庆老师是否和您谈论过关于传法这件事?
 
乌巴庆老师经常对我说:「妳必须非常的用功,妳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妳必须要做许多事情。」我很清楚知道我的生活将会被家务琐事占满,所以我很疑惑:为何乌巴庆老师要告诉我终其一生我都必须不停的做这些家务琐事?我真的不明白乌巴庆老师的意思,他从来没跟我们提到我们将要从事的是传法的工作。他不停的训练我们,对我们施予法的训练,但是从不说,而我们也从不知道。
 
有时候,乌巴庆老师会说:「去看看那个参加课程的学员,看看妳感觉到什么。」和其它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们不停的被训练要更敏锐。但我们并没有体认到这是训练的一部份,因为他从不解释。现在我们总算明了他一直在训练我们。
 
葛印卡老师刚从事传法工作时,您的家人是否关心他的福祉;亦即他是否被剥削利用?
 
葛印卡老师第一次参加课程时,家里每一个人真的都很担心,担心他会因接触佛法而成为僧侣。这将会如何影响我们的家庭?家中每个人都在讨论他们所担心的,这也让我更加担忧。
 
但是渐渐的,葛印卡老师有明显的改变,而我也跟着参加了课程之后,家中其它成员也参加了课程;所有的疑虑一扫而光,从此再也没有任何担忧和疑虑了。
 
可否告诉我们乌巴庆老师的告别仪式?人们如何跟他的身体告别?
 
乌巴庆老师去世之后,我觉得内在非常空虚,好像一切都结束了。我参加了葬礼,但是我无法让自己参与任何事情,一切像似与我无关。当时以电动火化他的身体,但是我没有看。
 
葬礼之后,我们回到家里禅修,我感到安详而且非常快乐。在那之前是非常可怕的,我曾经感觉非常的空虚,甚至连到中心去禅修都觉得是多余的。乌巴庆老师不在时,就好像去中心的目标也失去了。有一次课程,在我禅修时,我感觉到,如果没有乌巴庆老师,就没有中心,我来这儿也没意义了。接着我感觉乌巴庆老师似乎就站在我身边,但当我张开眼睛,什么也没有。这就只是一种内在的感觉,感觉到他的存在。
 
在那次经验之后,所有您对法的信心回复了吗?
 
对于法的信心一直都在,并不因为乌巴庆老师的去世而失去或动摇。他的去世如同至亲的人突然去世时所经验到的一样。如果你突然失去一位如此亲近的人,那是痛苦难忘的经验。你会感到内心深处的空虚,但这是因为失去亲人,而不是失去法。所以,假以时日所有的伤口将会愈合,渐渐的,你又再度恢复正常。
 
在早些日子,葛印卡老师在吉普赛营地传法时,您也在那里帮忙吗?
 
是的,我陪同葛印卡老师在吉普赛营地传授法。
 
那必定有着极大的落差,乌巴庆老师的中心是如此的祥和有秩序,而吉普赛营地的一切都是不可预期的。
 
是的,的确困难。但那就是传法的一部份。由于法的力量,事情往往会自行解决,任何的动荡、问题都会自动解决平复。
 
身为一位深受敬爱的妻子、母亲和祖母;同时您也身处在一个传统的、印度式的、数代同堂大家庭的中心。就您所看到的,内观带给家庭生活的价值是什么?
 
对大家庭来说,内观是非常非常有帮助的。假使有人寻求指导,从法的角度来看是:并不是要找出别人的错误,而给予正确的建议。另一方面,即使没人寻求指引,你仍是快乐的。这并不是要你去抬高自我,要每个人都得寻求你的指导;而是当有人询问时,你提供意见,除此之外,你就只是满足而快乐的。内观是很有帮助的。
 
观息法和内观法对孩子们有益处吗?
 
是的,对孩子们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在他们很小的年纪就播下了法的种子,在往后的任何时候,种子都可以成长和发展。对孩子们来说是非常好的。
 
您在孙子出生时,慈悲观是否对媳妇有帮助?
 
如果媳妇也有练习内观,慈悲观对她会很有帮助。但是如果她在痛苦中翻滚,如果她的心整个被痛苦攫住了。当然,只有媳妇自己了解她在痛苦中翻滚的程度,她能够从慈悲观中得到多少。
 
法如何帮助您?身为一位法的教导者,您如何看待技巧对其他人的帮助?
 
在我的内心,我感觉祥和而快乐,我不在乎其它事情。对我来说,法利益周遭的一切。法在各方面给予人们内心的祥和,也帮助他们完成生命中的责任。金钱无法带给人们心中的幸福和满足。如果某人没钱但有法,这人将会感到「喔!我是富足的!」即使没有钱,人们仍会感觉到满足,因为法就在那里。
 
对于这么频繁的旅行,尤其有些国家的语言是不通的,您感觉如何?
 
旅程是疲累的。我们下飞机仅仅只有一两天,的确是很累的。因为旅行,周遭有不同的波动,我们会有一天左右的小小不安定。一旦我们开始课程,全神贯注其中时,就会感觉非常的祥和宁静。
 
虽然我不了解他们的语言,在我的内在我还是觉得很好。学生所问的问题,虽然我无法全盘了解,在那里我仍然感到快乐。
 
我不说太多,因为我明了到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经由我来指正的,我意识到这个事实。甚至打从我的童年期,少道人长短已成为我的天性。观察是比较好的,比较有警觉性的,比积极的参与谈论都要来得好。
 
请容许我们问,当葛印卡老师开示时,您会做什么?
 
你们想要知道那时候我在做什么?(笑声)在那个时候我禅修,而且持续不断的送给每一个人慈悲。
 
我们问完了,谢谢您。
 
祝愿你们快乐。
Copyright © 2011-2015 Sxl-onlin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4861号-1